如果你的观看或下载速度慢,我们建议你把我们的站推荐给你的好友们,让大家一起来加速!越多人观看速度就越快!
我们不仅免费支持快播在线观看,还可以边看边下载,所有内容都是经过精心提炼的,绝对值得收藏和分享。
公子~小姐~光临寒舍,给 小淘 留下点墨宝吧!
Facebook Twitter Google书签 百度搜藏 Live 收藏本页面 邮件推荐好友 Languages【语言选择】

加州的阳光下(01-04)

人气:8428    (双击滚动屏幕,单击暂停)

  作者:醉花阴

  当后面一辆红色的BMW示意超车时,我缓缓的向右打了下方向,呼啸而过的BMW划开的气浪从我的切诺基Jeep窗外扑来,「真是热得够呛,这鬼天气!」我喃喃的咒道,从洛杉矶通往旧金山的大道上,笔直而漫长的道路让独自一人驾车的我感到沮丧。

  他是和我一起从大陆来美的好朋友,大学时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。

  「你别像我老妈似的。」我说,「才三十岁而已嘛!」

  「老爸…「我下意识的缩了缩左手,那里有道细细的伤疤,却长长的横贯了整个手腕。那是我割的,最锋利的剃须刀……

  所有的朋友,亲戚,没有人会知道,我喜欢的人是谁。

  「哥…!」是的,…我喜欢…我的妹妹,我的亲妹妹。

  到了晓雪两岁的时候,我的身后就有了个甩不掉的尾巴。

  妹妹的泪腺发达,收放自如,四分之一秒内即可大雨滂沱,同时声震四野,我那威胁的拳头不等落下,便得落荒而逃,以苟延残喘。

  我只有认命。

  大一些的小子有时编儿歌嘲笑:「姑娘爬树,明天大肚,后天生个小葫芦!

  小时的中国大陆,红旗飘飘,政治斗争激烈,人人自危莫谈国是。茶余饭后聊天自带小凳,谈资多是天时地利,最后总是要转到男女关系来,我等小儿有时听聊,便对「干x「等字眼日渐熟络。半梦半醒之间,也隐约猜到是将男孩的鸡鸡放到女孩的尿尿之处。

  我七岁的时候,一个炎热的夏天,每日例行的功课之一便是到小溪里去游水。

  妹妹和丽丽的内裤是如此的宽大,蹲着的时候简直形同虚设,以至我毫不费力的能看到她们两腿间隆起的两片肉唇。如嘴唇般的粉红色,一条细细的缝从中分割开来,在移动的瞬间微微张开。

  我爬到离她们俩人很近的地方,好像对堆沙的游戏很有兴趣似的,其实却仔细的观察这两个毫不设防的幼嫩阴户。我想,我该做些什么?

  「好呀,怎么玩呢?」妹妹首先响应。

  我伸出两个手指,装模做样的替丽丽把脉,「嗯…生病了,要打针!」随手找了根小木棍假充针头。

  我分开丽丽的两腿,用手指拨开那触手温软的嫩肉,一个小小的陌生的肉穴展现出来,我观察再三,迷惑不解,不知道那「干x」处从何而入。

  于是我宣布检查结果是正常的。

  妹妹的阴户和丽丽的毫无二致,只是两片肉唇中的那个小豆豆颜色要红一些,我凑近闻了一下,有点淡淡的尿味。

  西倾的太阳在Jeep车的风玻上形成的两个亮点随车抖动,我觉得左手上的伤痕也有些发痒。忽然间我觉得前面一辆车的尾部离我越来越近,急刹!左打方向!我的Jeep在让过停放的车30m后停下。TMD!这是在高速路上呢!!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「Hi!你会修车吗,大个子?」她对我大叫道。我不禁皱了皱眉。

  合上引擎盖,迎上了她的探询的目光,「呃……它完蛋了!」我宣布。

  我静静的望着她,一双鞋头磨损严重的高帮皮鞋掩护着主人的白净小腿,超短的皮裙下大腿热情的显露着,腰间系着件红色的外衣。让我觉得与她短袖T恤下丰满的胸脯不相协调的是……她的脸庞显得那样的幼稚!

  她深褐色的眼睛捕捉到了我游移不定的眼神,左手撩了一下与眼睛同色的长发,略显生涩的摆出了个挑逗姿势,「喂!日本人,也许我们可以一起上路呢?」

           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

           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

             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

           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

         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

            雪依然在下村庄依然安详

            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

            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

           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

           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

            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

            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

  这是我在大陆的朋友寄给我的几张国语歌碟之一,这洋妞是没法听懂得的。

  白桦林多长在北方,我们小时常去玩的地方多是松林、竹林。

  「哥哥,明天去镜湖钓鱼可别忘了我!」妹妹的头从上铺伸出来,解开了辫子的长发悬荡着。

  「哟!还在生气呢!」晓雪忽闪了几下长长睫毛的大眼睛,我干脆把头转过去。今天下午和老师顶嘴,被罚在操场上立正到放学,吃饭时和晓雪争了几句,好,这汉奸就把我给卖了!军人出身的老爸立刻让我放下筷子到墙角继续立正,我恨恨的瞪着她,晓雪的手停了下来,垂下头,一滴泪落到了桌上。

  摇曳的烛光把小小的房间填得满满的,晓雪爬下来坐到我的床边,摇着我的手臂,道:「哥…人家、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啦!我不也是没吃饭嘛…「我如老僧入定,刀枪不入。

  我坐起来瞪着她,晓雪嘤的一声,就倒在我的怀里。

  我轻轻的掐了下她的脸颊,就此和解,你想我还能怎样?

  十二岁的妹妹,已有不小的个头,曲线玲珑,触手生温,薄薄的内衣下有着嫩滑的肌肤。我搭着她的腰,贴着她的背,静静地看她耳后柔顺的青丝随我的鼻息飘摇。即使是在这昏暗的烛光下,我也能清晰的看到晓雪的耳朵渐渐变得通红。

  我想起了幼时河边的游戏,阳光下白得刺眼的妹妹,曾经和我一样平坦的胸脯现在已悄悄的隆起。那个游戏多年未曾重演,对于女孩子的身体只留淡淡的回念。忽然间怀中体香幽幽的妹妹,让我心跳口干,下身悄然而坚硬的勃起。

  妹妹晓雪只是一声不发的任我轻薄。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,革命的时代革命的教育,可没人教我怎么革女人的命。我想把手往下伸去,最后还是停在了妹妹的腰间。

  第二日的晓雪眼光总是和我相互躲避着,红红的脸蛋让我依然心跳不已。

  「嗨,你车上有水吗?」洋妞忽然向我大叫道:「我的水忘了带!」我伸手关小音响,「没有了,前面不远有个加油站。」

  「我叫约翰。林。」我问她:「你往何处去?」

  「我可不能带你那么远,我是出来玩的,没有目标!」

  「去找警察。」我给她出主意:「他们有办法!」「那可不行。」她把头摇的飞快,一头长发飞舞起来。

  「她望向我,说道:「打死我也不想回那该死的寄宿所了!」听到这父女乱伦的事,我的下腹不禁有点发热,看来她比我想象的还要小。

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「你知道,我是从警察身边溜出来的,我可不想去法庭作证指控我老爹。」

  「她抬起头,「你看我值三百美金吗?!」

  我的鼻血快出来了。

  我却不甘心表露出畏法止步的想法。

  她上下打量了我两秒钟,突然尖声大笑起来,边笑边道:「日本仔!看来你想和我哥哥比试一下?」她骄傲的说道:「我哥哥是最棒的,只有他才能让我欲仙欲死,在他的面前你只有阳痿的份!」

  她的经历似爱琴海上女妖之歌声,紧紧的抓住了我。诱使我前往窥伺。

  「你将得到这三百美金!不过有个条件。」我想显得轻松一些的说: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只想知道发生在你和你父亲、你和你哥哥之间的故事。」(原谅我,晓雪!…我是个乘人之危的家伙。)

  她老是把我叫做日本人。也好,免得我给中国人丢脸!被一个未成年少女指斥变态,脸上也有些发热。想不到在晓雪心目中可亲可爱的哥哥,换了个天空,竟是如此的猥琐不堪。

  换个家庭,如此年纪正是承欢父母膝下,大发娇嗔的Baby,她却要流落世间,以自己最古老的本钱换取生存。我忽然心有不忍。

  「能和我一起共进晚餐吗?」我答非所问,前面一家名为「猎鹿人「的汽车旅馆已经出现在车灯下。

  很丰盛的一顿晚餐,在这么小的一家汽车旅馆还真有些想不到,我还要了只红酒,看不出她挺能喝。

  他立刻拉住我大聊猎经。

  猛地推开门,卫生间内灯光耀目,出浴的洛丽拢着头发转过身来,骤然间显露的雪白身躯,让我晕眩。

  她细而直的脖颈上晶莹的水滴畏于高高耸立的乳峰,悄悄穿过乳沟,奔流在微微起伏的小腹上,最后无可奈何的消失在大腿间紧紧相护的深深皱褶下。每个男人神魂颠倒的沟壑上面,稀疏的褐色小草更显得阴阜的丰润。

  我大步的向前走去。

  她仰起头迎住我俯视的眼光,这眼神里有一点儿期待、一点儿羞涩和几分挑战,让我不能正视。

  伸出右手一捞,便收获了一把纤纤细腰,我的唇立刻印上了她的眼眸。

  我贪婪的双手在她赤裸光滑的背、臀之上游走,我的唇像一条饥渴的鱼,饮干了她的脸庞和玉颈的每一滴水珠。我埋首在丰满坚挺的乳间,捻住粉红乳晕上的蓓蕾,轻轻的揉搓,另一只淑峰早已失陷于我口中。

  她的呻吟,象是痛苦,象是邀请,带着欢愉,带着挑逗。激发了我的兽性,鼓励了我的勇气。

  我抱住她的腿,轻易地将她扛在肩头,穿房过屋,丢在宽大的床上。

  我牢牢盯住她,踢飞了靴,扯开了衫,脱下了裤,怒张的阳物暴跳出来。身后的壁灯将我的影子投射过去,压在她丰满而又纤细的身上。

  捉住她的唇,让舌回旋婉转;抚住她的胸,让两手不再空空。我的双膝分开她的大腿,发亮的龟头已抵在花蜜潺潺的阴户前。

  长驱直入的阴茎,跳动着,搅动着,抽插着,它是洛丽呻吟声的开关,就在开关旋至最大音量的时候,洛丽绷紧了大腿,达到高潮。

  夜凉如水,蓦然醒来。拖过一张毛毯盖住身躯。

  同样的月光下,同样一个纤细的身体曾在我怀中酣眠。不同的,只是头发的颜色。

  她总是伸出双手像要捧住月光时的,细细的看自己的手心,看自己手上的"箩".放下手,仰头向月痴望,脖颈勾出一条优美的曲线。

  那个烛光之夜后,我和妹妹就经常同床而眠。

  晓雪的唇火热,口中津液却清凉怡人,芳香可口。她更喜欢我拥着她的发,温柔地接吻。而我更痴迷于在妹妹馨香的身躯上探索,抚摸她丰满光洁无毛的阴阜,拨弄她温柔的阴唇。我惊讶于她分泌的清清粘液,我亢奋地吸吮,妹妹羞涩地捧住我的脸。

  我那跳动的龟头轻轻地顶上妹妹的阴户,开始漫无目的进攻,我的坚硬令妹妹吃了一惊。她惊惶地想要合并双腿,并用双手推我的肩头。

  我的坚硬终于寻找到一处温柔的虚空时,前所未有的瞬间的柔软和潮湿彻底地击败了我,激奋的小嘴在妹妹已不设防的处女膜前喷出了今生处男的第一发。

  先前的狂乱和初尝高潮的惊喜都变成了惊慌和内疚,「我、我伤到你了吗?晓、晓雪?」

  我恨死你了!」她恨恨的道,把书包往桌上一掷,我抓耳搔腮,呵哄再三。

  她忽然站住,转过身来,眼眶里滚动着泪花,我给吓住。

  晓雪扑哧一声,转啼为笑,「你当我是婴孩啊?!」人形容哭泣的美女是带泪的梨花,我的晓雪破涕为笑,我却找不出任何的词句来形容。

  我年轻的心哟,你为什么跳动得这么激烈?

提示:我们的电影资源是没完全收录在搜索引擎里,别太依赖搜索引擎, Share on favorites★★★★★点击这里加入收藏★★★★★